关注我们
QRcode 邮件联系 新浪微博

中医高手——小说连载7

? ℃ ?条点评

中医高手——小说连载6

南天看到三人再次带着一群保镖嚣张的进来,房间里的众人并没有什么惊慌,毕竟有着王志和阿泽何盈他们的存在,一个是少将的女儿女婿,一个可是连市公安局局长都客气对待的人,虽然说万都作为江淮最大的娱乐场所来的人大都非富即贵,可是能够比过王志三人的应该不多。“小妞,你敢打本少,告诉你,在江淮还没有人敢如此对待本少的,今天本少要让你知道知道厉害。”韩少看着何盈,满脸的怒火,眼中更是有着贪婪的色光。“小子,我数三下,马上滚,要不然你想走都走不了了。”何盈再一次被人调息,阿泽已经彻底的怒了,冷冷的看着眼前的韩少,浑身的煞气慢慢的蔓延。阿泽当兵四年,能够成为连长,可并不只是靠着何盈父亲的关系,自己也是有着真本事的,要不然何盈也不会看上阿泽,何盈的父亲也不会那么容易的同意他们的婚事。看到阿泽身上的煞气,王志也是有些惊讶,看得出阿泽这几年可是没少受罪,甚至经历过几次死亡的徘徊,要不然身上不会有这么强烈的煞气。边上的几位朋友都是只看到阿泽和自己现在的不简单,却是想象不到,这些不简单是用什么换来的。“啊哈,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威胁本少,也不撒泡尿照照。”韩少不屑的看了阿泽一眼,虽然也是有些心惊阿泽的气势,但是想到自己身边众多的保镖,顿时底气十足。“碰!”阿泽一脚踢飞挡在身前的椅子,慢慢的走了过去,双眼盯着韩少,却是产生了一股杀意。“怎么回事,都是把万都当成自己家的后花园了。”就在阿泽准备出手的时候,突然一个冷冷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众人抬头看去,只见一个黑衣青年慢慢的从门外走了进来,青年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脸上冷冷的没有一丝笑容。看到黑衣青年进来,韩少三人顿时收敛起嚣张的态,很是客气的说道:“飞宇哥,您怎么来了。”青年不是别人,正是江淮地下皇帝南天身边最得力的大将张飞宇。张飞宇冷眼扫了一眼韩少三人,有些不悦的说道:“韩少爷可不是第一次在万都闹事了,难道是真的不把南哥放在眼里了?”“怎么会呢,飞宇哥说笑了,只是这个小妞刚才打了本少,本少自然是要找回场子的,要不然岂不是被朋友们耻笑。”韩少笑着说道,脸上的酒气也是因为张飞宇的来到清醒了不少。“哦!这倒罕见了,那我倒要看看敢打你韩少爷的人是何方神圣。”张飞宇看了一眼韩少胸前的脚印,转头向王志几人看去。在看到王志的时候,张飞宇的眼中闪现出一抹惊讶,有些试探的问道:“请问你可是王医生?”“我是王志,也确实是个医生,怎么,你认识我?”王志轻轻的笑了笑,随意的说道,眼睛看着张飞宇,心中也是有点惊讶,这个年轻人如此年纪竟然能够将外家功夫练到极致,也算是个人物,想必背后也是有着深厚的背景。“呵呵,王医生的大名如今在江淮凡是有些能耐的人可是都听说了,我自然也是听说过。”张飞宇也是微微露出一丝笑容,不过他的笑容却是有些难看,还是不笑的好些。韩少三人看到张飞宇对王志如此的客气,竟然带上了笑容,这,简直让三人难以置信,要知道,张飞宇的身份虽然在明面上不算什么,但是在私下可是有着不小的分量,即便是一些市级官员见到张飞宇也是笑呵呵的招呼一声飞宇哥,可是如今张飞宇竟然给这个青年陪着笑脸。三人对视一眼,皆是有些后悔,看来这一次却是撞到铁板了。“是吗,我已经那么出名了,真是意外啊,”王志轻轻的说着,接着脸上闪过一抹疑惑不解的问道:“既然我已经那么出名了,可是怎么还有这不识相的东西在我的面前骚扰呢?”“这个…”张飞宇顿时气结,他之所以那么说也是一种客气的奉承,可是没想到王志竟然顺着话爬上来了。“他们只是几个不成器的小家伙,不认识王医生也是可以原谅的。”张飞宇虽然有些生气,但是却是依然很客气的说道,虽然在张飞宇的心中并不服气王志,但是,毕竟南天可是告诉过他,这个王志绝对是一个内家高手,而且可能拥有着很强悍的背景,这让张飞宇在面对王志时不得不小心。“那就是说他们家的大人应该是知道我了,既然如此,这几个小的我就留下了,让他们家大人来领。”王志依然平静的说道,好像说着一件很随意的事情。“这…”张飞宇有些抓狂,这个王志是不是有病啊,也太自以为是了。其实不是王志自以为是,也不是王志嚣张,更不是王志吃饱了撑的,而是王志生气了,原因很简单,昨天刚被人扫了兴致,今天却又遇到了同样的事情,很好的心情又被破坏了。王志很生气,后果自然是很严重,所以面对张飞宇的奉承,他顺着话的就上去了,他这个时候可管不到对方的想法,他只是知道自己很不爽,需要发泄一下,而戏弄一个外家高后在眼下来说绝对是不错的选择,实在不行,大不了打一场。回到都市这么久了,王志可是还没有遇到过像样的对手呢,虽然说张飞宇依然不够看,但是王志压制着内力还是可以好好的玩一场。“王医生说笑了,不如看在飞宇的面子上就放过他们这一次。”张飞宇忍住心中的不快,笑着说道,要真是让对方的长辈来,到时候可就一发不可收拾了。要知道越是有身份的人越是要面子,那个时候必然是谁也不肯低头,闹到最后吃亏的还是万都,想到这里,张宇飞所幸替三人求求情,平息了此事算了。“可是,我和你不熟啊。”王志依然微笑着说道,脸上有着一丝戏谑。看到王志的表情,张宇飞突然浑身打了个寒颤,心中一惊,心中醒悟的道:“他是想激怒我。”“那不知道我的面子王医生会不会给呢?”就在张飞宇醒悟的时候,门口又是一个声音响起,声音中有着淡淡的威压。听到这个声音,大家都是往门口看去,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汉子慢慢的走了进来,看清走进来的人后,韩少三人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张飞宇却是恭敬的喊道:“南哥。”“南天。”听到张飞宇的称呼,房间里的众人顿时醒悟,都是有些震撼。也难怪,在江淮,南天对于王志这一代人来说就是一个传奇,南天在江淮打天下的时候,王志他们都是在上中学,正是热血沸腾,迷恋古惑仔的时候,那个时候南天自然就成了众人的偶像,现在虽然说大家都已经成年,但是听到南天的名字确实依然震惊不已。“南天?”王志微微皱了皱眉,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南天问道。“这是我,南天。”南天呵呵一笑走上前来,伸出一只手道:“很高兴见到王医生?”“呵呵,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资格让我给你面子。”王志看着南天伸出来的手,微微一愣,也是伸出手和对方握在了一起,笑呵呵的说道。张宇飞看着王志和南天轻轻的握在一处的手,脸上闪过一抹凝重,他知道,王志和南天二人这一次可是有着简单的试探,而这一次的试探结果绝对会影响南天以后对待王志的态。妖孽啊南天轻轻的握着王志的手,看起来表面平静,可是心中却是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就在南天握住王志手的一瞬间,他就已经用上了内力,可是王志的手却是没有半分的回应,就好像南天所有的内力输出后沉入了大海,对王志没有任何的影响。南天有点不信邪,再次加大了内力的输出,他就不信王志如此的厉害,不用内力抵抗就生生的抗住自己的试探。对于南天再一次加大内力,王志微微一笑,却是开始抵御了,这个时候他要是还风轻云淡却是会吓坏南天的,毕竟在如今的社会能够修炼出内力的人是越来越少,而达到南天这种地步的却是更少,王志要是依然不为所动,那可就成妖怪了,即便他本身就是妖怪一般的存在。“呵呵,不错,你还算是个人物,这一次你的面子我给了。”王志轻轻的震开南天的手,微微一笑道。“那就谢谢王医生了。”南天也是客气的笑着,看向王志的双眼却是充满了惊奇,刚才和王志的一番交手,虽然南天并没有用上全力,但是依然可以知道眼前的这个年轻的医生绝对不在自己之下。“谢就不必了,把那几个烦人的苍蝇带走就行了。”王志很是随意的挥了挥手,下了逐客令。“告辞了,以后希望有机会和王医生喝两杯。”对于王志有些不客气的逐客,南天却是并不生气,轻轻的说了一句,转过头去看了张飞宇和韩少三人一眼也不说话,慢慢的走了出去。南天走后,其他的人也是急匆匆的离开了,他们可都不傻,连南天都是如此客气的对待王志,其身份可想而知。走出包间,后面的张飞宇却是快走两步,来到南天的身后轻声问道:“南哥,刚才?”“刚才我是试探了那小子,不过却是败了。”南天叹了口气,轻声说了一句,却是加快了脚步,很显然这一次和王志的试探,让南天的心情有些不太好。“败了,竟然败了,怎么可能?”看着南天渐渐远去的背影,张飞宇心中天天不能平静,南天自己心目中神一样的男人竟然败了,败给了一个青年,这让张飞宇的心中也是有些堵得慌。不提南天和张飞宇在外面的心态,就说包间里,南天几人离开后,几人看向王志的眼神都是有着深深的吃惊和震撼,南天,江淮市绝对是强势的人物,甚至比市长林奇伟也要让人敬畏,这不是说林奇伟不如南天,而是林奇伟没有南天可怕。毕竟林奇伟收拾一些人还要有些顾忌,但是南天却是不然,想让谁死,谁绝对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就是这样一个人竟然对王志如此的客气。先是江淮市公安局局长,后是江淮地下势力一哥,几人看的有点懵懵的感觉,这王志几年不见难道说在江淮已经是混到黑白通吃的地步了,他真的只是一个医生,医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的牛叉了。大家虽然心里猜测,却是没有人不识相的出言询问,大家依然是笑呵呵的聊着一些无聊的话题。很显然,经过这么一闹,大家的心情已经不复之前了,阿泽和何盈更是有些不开心,不过还好,王志他这个最好的哥们总算是争气,没让他们吃亏,虽然说何盈和阿泽有着少将撑腰不怕事,但是刚才要真的打起来,阿泽可是不见得打得过那么多保镖。又是无聊的聊了一些乏味的话题,阿泽告诉了众人自己订婚的日子,一伙人也是散了。离开的时候,阿泽去结账,却是已经被南天早早的打了招呼,免单了,毕竟万都可算是南天的地盘,这一点也早在几人的猜测中。走出万都,看着外面灯火辉煌的江淮市夜景,王志一扫刚才的不快,慢慢悠悠的往回走去,走路对王志来说永远都是最好的享受。回到家里的时候,徐小冉和林雪妍都是挤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最近红的发紫的韩国肥皂剧,正看到**处,都是哭的稀里哗啦的,看到王志回来也是没有注意。难得二女今天没有纠缠着自己争风吃醋,王志也是乐的清净,回到房间继续倒腾自己的中药研究去了。一直弄到半夜十二点,王志才是又配出了一些金疮药,才躺在床上睡去。第二天,王志早早的就来到了白血病区,查看几个病人的服药情况,见到虽然效果不是很好,但是却是也有着轻微的效果,能够缓解病人的一些症状,王志才是放心下来。毕竟这种病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找到方法的,王志也只有慢慢的尝试,从白血病区出来,王志再次领着钱森虎去各个病房转悠,让钱森虎能够了解更多的病症。一早上就在忙碌中过,快要吃午饭的时候,周博然却是来了,见到王志就是一脸的笑意。“怎么,有喜事?”看到周博然满面红光,面带喜色,王志笑呵呵的问道。“呵呵,是有喜事,特意来告诉你小子,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听。”周博然笑问道。“哦!难道还有我的份?”王志不解的问道。“自然,”周博然笑着点了点头道:“小子,全省医术交流会听说过吗?”“这个自然听说过,可是和我有什么关系呢?”王志不解的问道。“怎么没关系,这种交流大会可是不多见,会上会有很多着名的医师教授分析一些经典的病症病例,对于每一位医生来说都是难能可贵的。”周博然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可是不是只有主治医师才有资格参加吗?我只是个总住院医师,这个,嘿嘿...”王志有些尴尬的说道。对于周博然说的这些,王志自然都是了解的,这样的大型交流会绝对是每个医生都渴望参加的,王志自然也是不例外,他可是很想多了解一些现代病症的特征和病例,不过奈何自己虽然医术高明,可是说到医生资格,却只有从学校毕业时考到总住院医师的证证,至于主治医生,可还是有着两个级别呢。“什么?你只有总住院医师的资格证书?”周博然有些不信的问道。“我说周大教授,我今年才二十三岁,虽然快二十四岁了,但是貌似二十四岁的主治医师全国还没有?”王志郁闷的说道,也幸亏了周博然对王志的青睐,这也导致在中心医院根本没有人去询问王志的医师资格证,要不然王志可是连做手术的资格都没有。“妖孽啊!”听到王志的话,周博然才是突然间想起王志的年龄,感叹着说道,这么长时间以来,周博然都是被王志的医术所折服,却是忘记了王志的真实年龄,真是想想都吓人,二十三岁就成功的救治了严重的脑伤患者,二十三岁就治疗好了癌症患者,二十三岁就治疗好了让几个教授医师都束手无策的心急缺血心肌梗赛患者,这不是妖孽,这是什么?被误解了“这样啊,可是有点麻烦了。”周博然虽然感慨王志妖孽,但是知道王志的情况后却是有些发愁的皱了皱眉。要知道这全省医术交流大会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而是每当一些老教授在某些医学方面的研究取得一定的成果或者遇到一些疑惑的时候才会发起,目的除了让所有的有名医师共同交流学习外,还是希望集思广益,从众多的医师身上找到有些可以借鉴的东西。可是全省的医生人数众多,大多数的医生对于这种对自身医术有着帮助的交流会都很是喜欢的,因此想去参加的人却是太多,考虑到此,才是定出了主治医师以上的医生才有资格参会的规矩。全省的主治医师医生虽然也有不少,但是除却一些不能走开的,也就两三百人,这自然是大大的减轻了参会人数过多的压力,同时也是让一些没有什么真正学士但是拿着医生的职业当幌子的不学无术之徒不至于扰了大会的真正意义。当然也有一些像王志这样的年轻俊杰却是因为没有足够的资历而无法参加的,这自然也是一大遗憾,毕竟什么事情都不是十全十美的。“要不这样,你找找林市长,让他帮帮忙,虽然我和老张他们几个也是可以推荐名额的,但是这些推荐的名额即便去了也不会让人重视,基本上被安排在偏僻的角落,却是没有多大意义。”周博然沉吟了一阵,建议道。“怎么,这不是医疗界的事情吗,怎么政府还能插上手?”王志有些疑惑的问道。“呵呵,这医疗界的自行交流会,政府自然是不方便出面的,但是为了表示对政府的尊重,交流大会还是会给每个城市的政府两个名额的,毕竟作为政府部门派出两个医学顾问去聆听也是正常的,这些医学顾问可是没有什么资格限制,在会场也会受到足够的重视,同时也有着一定的发言权。”周博然笑着解释道。“哦,那我岂不是抢了别人的名额,还不得让人记恨啊。”王志笑着说道。“小子,这你可就想错了,虽然政府派出的医学顾问交流会没有什么资格限制,但是每个政府派出的家伙可都不是等闲之辈,这些人本身就是主治医生以上的人物,只是身上挂了政府的影子而已,其实并没有什么影响,像你这样的却是不多见。”周博然看了一眼,依然有些耿耿于怀,你说一个能够治疗不少疑难杂症的家伙却偏偏只有着最低级的医师资格,这不得不让人感叹这个世界的疯狂。“那好,我下班后就过去问问。”听说不会影响别人的资格,王志也是有些轻松的点了点头,既然不会影响到别人参会,那么这件事对林奇伟来说应该不是多么的难办,要不然王志却是有些不愿意开口,这家伙可是个脸面极重的人,万一被拒绝,可是会很不高兴的。“那就这样,交流会就在五天后,你要去就尽快,想必最迟后天,政府方面也会把名单交过去,我们医院的名单可是明天就送去的。”周博然提醒了王志一句,就告辞离去了。下午王志也没有多忙,虽然说如今的中医部比以前好多了,但是依然没有过多的重病患者,再次转悠了一圈,王志想起是不是该问问林雪妍林市长都有些什么爱好,既然有求于人,自然是应当登门拜访的,这拜访却是不能空着手去不是。想到此,王志于是悠悠然来到了药剂科,药剂科可以说是每个医院最没有多少技术含量的科室,中心医院中医部的药剂科也是如此,里面大都是一些女医生,只要对中药有着些许了解,能够按方抓药就可以了,熬药自然是有着人去做。王志来到药剂科的时候,林雪妍正和两个同事无聊的聊天呢,日子是相当的清闲。看到王志进来,林雪妍眼睛一亮,很是有些惊讶,要知道虽然她现在和王志住在一个屋子里,两人的关系也是不断的升温,但是王志可是从来没在上班的时候找过自己,今天却是有些稀罕。“你怎么来了?”林雪妍显然很高兴,在家中有着徐小冉,两人单独的时间并不多。“呵呵,没事过来转转,顺便看看林大美女的工作情况。”王志也是笑呵呵的说道,当着林雪妍两个同事的面就是调笑起来。“呀!,这位帅哥是谁啊,雪研你也不介绍介绍。”边上的两个同事顿时凑起了热闹,笑呵呵的问道。“呵呵,你们不是刚刚还在谈起他吗,怎么见到本人反而不认识了。”林雪妍轻笑着说道。“啊!原来是王医生。”听到林雪研的话,两个同事都是惊讶不已,他们刚刚可还是拿着王志的药方评论王志的字写的多么的好,医术多么的厉害,可是崇拜的不得了,更何况听说王志的年龄不大,也就二十来岁,眼中更是冒起了小星星,让林雪研都是有些吃味。“你们好,我就是王志。”王志轻轻一笑,给林雪研使了个眼色,林雪研顿时明白,笑呵呵的走出中药柜台,和王志去了外面。两个女医生看着王志和林雪妍走出去的身影,其中一个却是哼了一声:“这妮子,早就勾搭上了王医生了,却是也不早点介绍介绍。”“怎么,吃醋了,别忘了人家可是市长的千金呢,和王医生也是般配,你可是没希望了。”另一个笑呵呵的调笑道。“去死,你就不吃醋,是谁刚才还说要是能找到像王医生这么优秀的男人,怎么怎么着来这。”王志和林雪研走出药剂科,在外面的走廊上随意的走着,林雪研有些好奇的问道:“你今天怎么想起过来了?”“呵呵,不是说了吗,闲的没事,过来看看。”王志随意的说道,刚过来就直接询问,王志可是有些不好意思开口。“我才不信呢,这么久了也没见你过来过,说,有什么事。”林雪妍却是不信,不依不挠的道。“这个,呵呵,还真是有点事情。”见到林雪妍不住的追问,王志有些尴尬的道:“那个,等会想去你家,不知道你爸喜欢些什么?所以过来问问。”看到王志因为尴尬而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再听到王志的话,林雪妍顿时误会了,一张脸也是瞬间通红,有些扭捏的轻声道:“你去我家干嘛,我可还没答应呢?再说了时间也不对啊,怎么也要选一个比较正式的日子...”看到林雪妍的变化,听着微不可闻的低语,王志就算是个傻瓜也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头瞬间就大了,心中是既高兴又郁闷。高兴的是看林雪研的表情和态,对自己成是有意思的,即便是今晚上就行那推到之事想必这丫头多半也不会拒绝,郁闷的是,这么一误会,王志后面的话可是没法说出口了,一个堂堂的市长千金,竟然误解了别人的意思,还表现出这种难堪的女儿之态,要是说出来,林雪研还不得羞愧死。可是不说出来,这事情怎么发展啊,虽然王志很想把林雪妍推到,可是眼下还有个徐小冉不是,两个人形影不离,互相提防,吃了这个,那个可就飞了,王志可是有些舍不得。“说到底还是太过贪心的原因啊。”想至此,王志心中苦笑,忍不住一声感慨。林老王志心中一边感叹,一边犹豫,最后还是鼓起勇气说道:“那个雪妍啊,我有点事情求你爸,你别误会哈。”“你去死!”正沉浸在幸福中的林雪研突然被王志的话惊醒,才觉得自己有些误会了,顿时气得脸色铁青,狠狠的骂了王志一句,快步向前走去,想起刚才自己的表现,林雪研顿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雪研,别生气了,我对你其实,你是知道的。”王志看到林雪研生气,顿时跟上去陪着笑脸,有些结巴的说道。“哼!你对小冉我也是知道的。”林雪研气呼呼的说道,其实她也知道,刚才的事情却是不怪王志,只是自己有些心急了,这一切都是徐小冉害的,要不是徐小冉,林雪研也不至于患得患失,一个堂堂的市长千金放下身价住进别人的家里。“这个...”王志顿时语塞,有些不自然的挠了挠头。看到王志难堪的样子,林雪研也是有些过意不去,随即叹了口气道:“好了,算我欠你的,下班后来接我,我和你一块去买。”说完急匆匆的回去了。看到林雪研离去的身影,王志也是有些自责,现代的社会毕竟是一夫一妻的社会,自己这样确实很是过分,可是...王志的心中有些无奈,抹了抹鼻子,转身走了,人就是这样,往往明明知道自己这样是不对的,但是因为心中的贪婪却是一无既往的错了下去,只不过有的人为财,有的人为权,而王志却是为情。下班后,王志去接了林雪研,林雪研可能是依然没有消气,也可能是依旧有些不好意思,反正对王志是有些冷淡,帮着王志挑了几件东西,就回去了。王志看着林雪研买的几件东西,心中是无比的后悔,你说你闲的没事招惹人家干什么,去见林奇伟随便买点东西意思下就行了,又不是去见老丈人,这下弄得,里外不是人,要是徐小冉回去再发现自己和林雪研的异状,指不定又是胡乱的猜测。王志提着东西,根据林雪研所说的,估摸着林奇伟已经到家,才是赶了过去。林奇伟虽然祖籍不是江淮,但是也算是半个江淮人了,从林老爷子任第一任江淮市市长起,林奇伟一家子就在江淮有着一座不小的院子,虽然后来也是升迁到了异地,但是房子还是留了下来,所以林奇伟并不像其他的政府官员一样,居住在政府大院。王志来的时候,林奇伟也是刚刚到家,听说王志来了,却是亲自出来迎接。“哈哈,王医生大驾光临,可是喜事啊。”林奇伟笑着将王志迎了进去,吩咐佣人泡上专门给老爷子的供奉的极品大红袍。“林市长客气了,我这次来可是有事相求的。”王志笑着说道。“呵呵,这个就是你的不对了,上次老爷子大寿请你可都是没请到,这次有事了才来,可是不地道哦。”林奇伟笑呵呵的责怪道,虽说是责怪,可是却没有一丝生气的意思。“这个,上次确实是有事。”王志虽然知道林奇伟没有责怪的意思,只是纯粹的调侃,但是依然被说得有些不好意思。“来,王医生喝茶,这可是上面专门给老爷子的极品好茶,我可是很少舍得喝的。”看到王志脸上的尴尬,林奇伟急忙笑呵呵的说道。“嗯,香而不苦,醇而不涩,香气宜人,的确是极品好茶。”王志轻轻的喝了一口,评价道。“没想到王医生对茶也是很懂,实在难得。”林奇伟看到王志喝茶的神情和动作,都很是惊讶,这绝对是一代大家的风范。“林市长说笑了,难道林市长不知道我是学中医的吗,学中医的人要是不懂茶,那么就不算是一个好中医。”王志轻轻的笑道,要知道喝茶最是能陶冶一个人的情操和心态,而中医最重要的就是心态,只有良好的心态中医才能准确的判断各种病症的情况,正所谓切脉不是手在感受,而是心在感受。两个人又是聊了一阵,王志也是说明了来意,听到王志的来意,林奇伟很是爽快的答应了下来,这件小事对林奇伟来说却是不算什么,同时林奇伟也是惊讶不已,没想到王志的医术那么的不凡,竟然只有着最低级的医师资格。说完事情,林奇伟却是笑呵呵的说道:“王医生,老爷子可是前一段时间都想见见你了,今天既然来了就和他老人家聊聊,顺便看看他的身体,虽然没多大的事情,但是老年人嘛,总是不太好,听说中医可最能养人了。”“这个,好。”王志点了点头,应道。和林奇伟一起来到林老的房间,林奇伟一进门就笑道:“爸,你一直念叨的王医生,我今个可是给你带来了。”“哈哈,是哪个王家小子啊,快,快进来。”老爷子正在房间里看一副字画,听到林奇伟说王志来了,却是笑呵呵的放下手中的放大镜,笑呵呵的道。“老爷子,您老好啊。”王志也是急忙问好。“哈哈,小伙子不简单啊,听说不光医术厉害,就是打架也不含糊,一个人干翻了好几个,果然是英雄少年。”王志一进门林老就赞道。“您老人家过誉了,只是侥幸而已。”王志谦虚道,被老一代的革命家夸奖,即便是王志也是不敢自傲,这一代人可是为了国家流血牺牲,可以说是国家最大的功臣。“嗯,很好,年轻而又不自傲,不错。”见到王志谦虚,林老却是更加的满意。“呵呵,老爷子,来我帮您把把脉。”王志急忙转移了话题,他可是看明白了。林老和齐老一样,都是很豪爽的一类,有着那一代人特有的喜好,那就是喜欢英勇的年轻人,很显然,王志一个人搞定一群劫匪的事情在林老眼中不亚于干掉几个小鬼子。“我老人家可是健康的很,不像老奇那么不堪。”听到王志要给自己检查身体,林老却是笑呵呵的说道。“爸,您就让王医生看看,总没坏处的。”见到林老那样说,林奇伟急忙劝道,不管怎么说,老人家总是年龄大了,让人很是不放心,而他又不喜欢去医院,所以这次趁着王志来,林奇伟是一定要让他给老爷子看看,就算没什么问题,安安心也是好的。“那好,听说小家伙可是连老奇的旧伤都治好了,我也见识见识。”林老总算是伸出了胳膊,让王志检查。王志接过林老的胳膊,两个手指放在林老的手腕上,仔细的听着老人家的脉搏,听着听着,王志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真是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看上去林老一切如常,没有任何的不对,可是从脉象上看竟然已经是时日无多了。林老的情况轻轻放下林老的手腕,王志心中也是轻轻的叹息。林老的身体说实在的,并没有什么大的病症,可是身体的机能大多数却是已经开始失去了作用,可以说林老此时的身体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还能够坚持多长时间,实在是说不好,也可能是明天,也可能是一个月,以王志的估计最多也就在坚持三个月,林老就会离世,不过却应该是安详的离去,不会有什么痛苦。“呵呵,老爷子,身体不错,不过还是有点小毛病啊,我开几服药给你,吃一段时间,会更好的。”王志收敛心中的情绪,笑呵呵的说道。“哈哈,那就谢谢你了,小伙子,说实话这一段时间还真是有些犯困,看东西也模糊了,这字画也是很难欣赏了,不过我可是不喜欢去医院,那几个老家伙一去就给我吊针,一吊就是大半天,时间全耽误在医院了,还是吃中药好,呵呵,咱们的中草药我可是很信赖的。”林老爷子也是笑着说道。从林老的房间出来,林奇伟就急切的问道:“王医生,老爷子的身体是不是不好?”刚才林奇伟站在王志的对面可是清楚的看到了王志皱眉的表情。“嗯,是很不好?”王志轻轻的叹了口气道:“老爷子时日无多啊。”“什么?”听到王志的话,林奇伟满脸的不信,忍不住反问道:“看上去不是挺好的吗?”“呵呵,”王志苦涩的一笑道:“人体的本源是为气,一是禀受先天父母之气,称为元气,入藏于肾;其二源于后天水谷之气,此气承脾胃之输布,充泽于五脏,而成为脏之气;两气相和即为人体生命活动的动力,如今老爷子先天之气已陨,后天之气不足,看起来虽然无恙,其实体内生机已经频临泯灭,熬不过入秋啊。”“怎么会呢,不是说人类的正常寿命可以活过百岁吗?如今老爷子无病无灾,也才不到十啊。”林奇伟虽然听不太懂王志所说的话,但是也是大致明白了王志的意思,急切的问道。“老爷子原本就先天不足,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老爷子应该是早产儿,之后又是生活拮据,营养不良,导致后天之气也是不足,能够活到现在其实已经是大幸了,人这一生生老病死乃是自然法则,再说,老爷子这也是寿终正寝,林市长也不用太过悲伤。”王志轻声劝慰道。“王医生果然神医啊,老爷子却是是早产,一生也是命苦,之后又是参加了革命,半生都在厮杀中过,可以说没过过几天安生日子。”林奇伟听到王志的话,也是落寞的说道,”不过林奇伟最后还是有些不甘试探的问道:“难道就真的无法可治了吗,我还想他老人家多享几年清福啊。”“这个...”王志微微的沉吟了一阵道:“办法倒是有,不过如今很多珍稀药材已经灭绝,我也是无能为力,这样,我开一个方子,让老爷子按时吃药,多注意饮食休息,明天早上我再过来传老爷子一套养生太极拳,不过这样也只不过是能让老爷子撑到明年立春。”“那就谢谢王医生了,多撑一段时间也是好的,不过还请王医生把所缺的几种药材告诉我,或许我能想想办法。”林奇伟感激的说道。“好,我再回去考虑考虑,看看还有没有可以代替的药材,明天一早一并给你。”王志轻叹了一声,医者父母心,王志也是不忍心林老爷子就这样逝去,再说了,林老可还是雪研的爷爷,要是真的能够找到药材,王志也是愿意尽力的。送走了王志,林奇伟站在门口,心中天天中文不能平复,老爷子不仅是林奇伟的父亲,更是林家的支柱,如今却...怎么能不让林奇伟伤感。“奇伟,怎么啦?”杨蕊见到丈夫送走王志后一个人站在门口发呆,轻轻的来到林奇伟的身后,关心的问道。“哎!”林奇伟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转过身来,看着妻子轻轻的说道:“蕊啊,爸可能活不到明年了。”“什么,爸的身体不是一直好好的吗?怎么会?”杨蕊听到林奇伟的话也是满脸的不信,诧异的问道,刚才王志来的那时候杨蕊一直在房间里面忙着,并不知道来人是谁,只是知道来人比较年轻,林奇伟也很在意,只是不知道这个客人怎么和老爷子扯上了关系。“刚才来的是王医生,我请他顺便检查了一下爸的身体,谁知道...哎!”林奇伟又是叹了一口气。“王医生,难道是治好了齐老爷子的那个年轻医生。”杨蕊问道。“正是他,他是个中医,爸不会太过排斥,要不然我们可是连准备都没有。”林奇伟落寞的同时也是有些庆幸。“会不会搞错了?毕竟他那么年轻。”杨蕊试探的问道。“应该错不了,王医生虽然年轻,但是医术绝对是很强,他只是通过简单的脉搏就判断出爸是早产儿,通过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他的厉害,一般人怎么会有这种本事,要知道,这个可是只有你我还有大哥知道。”林奇伟说道。“他既然那么厉害,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听到林奇伟的话,杨蕊也是信了,轻声问道。“他说有几味药材很是难寻,他也只能让老爷子维持到明年立春,等明天他送来药方我们再看看,是不是能够想办法寻到。”林奇伟答道。从林奇伟家出来,王志一个人慢慢的走在路上,脑中也是思考着有什么方法可以让林老爷子多活几年,不管是看在雪研的面子上还是作为一名医生,王志都是有些不忍心,一个老革命家,辛苦了半辈子,却是不容易啊。思来想去,王志倒是想起几种延年益寿的方子,不过要么是效果不强,要么主药缺失,很是头疼,虽然王志医术精湛,但是毕竟还没有厉害到可以挑战自然法则的地步,对于这种生机自然流失的情况却是无法奈何,所谓的生白骨药死人,起死回生,针对的也不过是病痛而已。回到家中,徐小冉和林雪研依旧挤在沙发上看电视,倒是没有什么异状,看样子林雪研并没有表现出什么,这让王志倒是放心了不少,不过想起林老的情况,王志看到林雪研却是有些伤感,不知道这丫头知道自己爷爷的情况后还会不会有心情和徐小冉挤在一起看电视。没有打扰二人,王志轻轻的回到房间,趴在桌子上,慢慢的写下了两张药方,一张是现在可以给林老用的,这个方子比较复杂,分为好几个季节和气候的,要知道中医中的延年益寿的方子都是根据季节变化的,所谓“四季五补”,就是春、夏、秋、冬四季有五种补法。即春宜升补,夏宜清补,秋宜平补,冬宜温补,一般宜通补,处方也有养阴、助阳、益气、补血等不同,很是复杂。除了药方外,王志也是给老爷子写了一个平常的饮食食谱,希望能够更好的帮助到老人家、另一张药方是王志思索良久想到的一副方子,这个方子是用三百年以上的首乌和百年以上的灵芝为主药,配以茯苓、牛膝、当归、枸杞子、菟丝子、补骨脂,女贞子、桑叶、金银花、生地等秘炼成药丸,里面的药材除了三百年的首乌和百年灵芝难寻之外,其他的药材倒是好找,这也是王志能够想到的最有可能找齐的方子了。太极第二天,王志来到林家的时候,林奇伟已经早早的在家里等待着,见到王志到来,急忙热情的迎了进去,杨蕊今天也是没有上班,急忙在一边泡茶,可以说是热情的不得了。“王医生,可是麻烦你了。”林奇伟一边请王志坐下,一边真诚的说道,哪里还有一点市长的样子。“林市长,您太客气了,我和雪研是朋友,再说了,您也帮了我的忙不是。”王志轻笑着说道,眼前的两位未来可是有可能就是他的岳父岳母,王志即便是再自傲,也是要放下些身段的,不过这家伙却还是有些抹不开,要是别人早就叔叔阿姨的叫上了。“来王医生,喝茶。”杨蕊亲自将泡好的茶递到王志手中,微笑着说道。王志连忙接过杨蕊递来的茶杯,头上却是有些微微的汗珠,不知道林雪研看到自己父母如此殷勤的对待自己是什么感想。和林奇伟随意的聊了一阵,王志拿出昨晚写好的药方道:“林市长,这一份药方是现在给老爷子开的,您只要记得让他按时吃药就行,同时生活上尽量按照我所写的食谱进行安排,这样对老爷子的身体也是有很大帮助的。”“这个自然,王医生尽管放心,我们一定会照办的。”林奇伟点头应道。“至于这一份药方是一种药丸的配方,这种药丸有着延年益寿增强生机的功效,只不过上面的两味主药很是珍贵,不容易找到,您先拿着,多费费心,要是有了消息通知我,我会尽快炼制的。”王志拿着另一份药方吩咐道。“嗯,不知道这种药丸可以让老人家支撑多长时间?”林奇伟接过药方随意的打量了一眼,就是皱了皱眉,问道,这上面的其他药都是常见药,两味主药却何止是珍贵啊,简直就是珍惜,这百年灵芝到还是有机会找到,林奇伟就是知道一位有名的老中医有着收藏,可是这三百年首乌,啧啧,别说三百年了,就是一百年的也不见得会有,毕竟首乌这东西虽然珍贵,可是比起灵芝来还是差些,正是因为差些所以年份久远的却是最不容易找到。“最少应该可以多活五年。”王志轻声道。“五年!”林奇伟惊讶的道,要是真是如此,即便是千难万难也要寻到啊,老人家要是还能再活五年,那么林家绝对会屹立不倒的。“嗯,是的。”王志确定的点了点头,这种药丸他还是知道的。“这个请王医生放心,我们会尽力的。”林奇伟说道。“好的,那就这样,我去找老爷子,再传他一套养生拳法,要是坚持下去,或许也有意外之喜。”王志站起身来说道。“老人家在后院晒太阳呢,不过我怕他不愿意学啊。”林奇伟担忧的说道。“这个林市长就不用操心了,我自有办法。”王志自信的说道。林奇伟看到王志自信的神情,心中也是高兴,带着王志来到后院。此时林老正躺在后院的躺椅上假眯,王志轻轻的走进,刚走两步,一股凌厉的杀气就从林老身旁的一颗树后面传了出来,随后一个中年人从树后面走了出来,不善的看着王志。“韩强,不得无礼,这位是王医生。”后面的林奇伟急忙喊道,听到林奇伟的话,韩强颇有深意的看了王志一眼,收敛了杀气,再次退了回去。王志知道,这位应该就是守护林老的保镖,上次他在治疗齐老的时候也是在其中的一个中年人身上感受到了同样的气息,他昨晚还在奇怪林老身边怎么没人守护,现在看来应该是林奇伟早早打过招呼了。林老此时也是被惊醒,睁开眼睛看到是王志,立即笑呵呵的道:“小家伙,又来看我这个老头子了。”“是啊,来看看您老,怎么没运动运动?”王志轻笑着问道。“运动什么啊,这么大年纪了,走两步都没劲,慢慢等死呗。”林老倒是也看得开,依然笑着说道。“要不这样,我教您一套太极拳法,您老没事练练,不出一月我保证您老绝对可以一个人出去遛马路。”王志试探的说道。“太极啊,”林老有些不屑的道:“那玩意我练过,没用,还是算了。”“怎么,您老看不起我啊,我的东西岂是大街上那些杂耍可以比的。”王志有些不悦的说道,他可是有些猜透了林老的脾气,不用点激将法是不行的。“呵呵,小家伙生气了,好,我老人家就跟你学学,免得你说我小瞧你。”林老虽然是有些不情愿,但是对于王志还是很有好感的,为了不扫王志的面子也是勉强的答应了。“那您老看好了啊,这一套拳法可不仅仅是动作,呼吸的配合也是很重要的。”王志随即开始慢慢的演练起来,一边做着动作,一边讲解着,同时也是提醒林老注意呼吸吐纳的配合。王志的这一套太极拳法可是和一代太极宗师张三丰道长学的,最是贴近自然,每一处的动作都是流畅自然,可不像大街上那些似是而非的太极。韩强也是在一边静静的看着王志演练,越看越是心惊,他作为林老的贴身保镖,自身自然是有不凡的本领的,显然能够看出王志这一套拳法的厉害之处,这一套拳法动作配合着呼吸吐纳,长久演练绝对是有奇效的,这也是林老年纪大了,要是个是十三四岁的少年,练上十年绝是对会练出一丝内力的。王志练完一遍,也是催促着林老试着练习了一遍,王志再次在一边解说帮助林老改正,在帮助的时候,王志可是输进了一丝内力进去,让老爷子的动作更加的标准了一些。“呼!”林老做完最后一个动作,吐出一口浊气,很是有些畅快的道:“小王啊,你这个太极啊的确不错,这才练了一次,全身就舒坦的不得了。”听着林老的夸奖,王志可是有些汗颜,虽说这套拳法是不错,可是还没有神奇到如此地步,这也是王志为了让林老以后坚持练习费了一些心思。从林家出来,王志回到中医部的时候已经是吃过午饭了,他刚刚走进办公室,钱森虎就是惊喜的喊道:“师傅,你可算来了,今天下午可是你坐诊呢,你要再不来李主任可就要去替你了。”听完钱森虎说完,王志才是想起,今天还是自己坐诊,虽然说这一段时间他已经是中医部绝对的闲散人员,来不来都没人管,但是每一次的坐诊倒是从来都会来的,所以,虽然李宣杰不管他什么时候上下班,但是坐诊依然有他的轮值。“呀!小钱啊,什么时候被王志收为弟子了,怪不得王志坐诊你这么兴奋呢,可是能学不少东西了。”边上的郭军听到钱森虎的话有些羡慕的说道,王志的医术那可是绝对没话说,要不是他年龄大,不好意思,说不得也去找王志拜师去了。“郭主任啊,您可别打击我了,我虽然拜了师,可是这师傅三天两头见不到人,可是太不负责了。”钱森虎有些抱怨的道。“好了,跟我走。”王志笑着和郭军打了一声招呼,带着钱森虎去了坐诊室。由于医院的坐诊公告栏上面有着坐诊医生的坐诊时间,因此王志每一次坐诊,前来的病人都是不少,王志来到坐诊室的时候,外面早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不过钱森虎看到这些病人却是觉得有些太少,没办法,王志看病的速太快了,这些病人估计也就是两个小时的时间。王志看到钱森虎眼中的神情,这自然知道他想的是什么,微微的一笑,觉得自己好像是没教钱森虎多少东西,看来这一次也是要慢慢的看了,免得这家伙郁闷。治病授徒第一位进来的病人是一位六十岁左右的大爷,被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搀扶着,小伙子一进来,就急忙对王志说道:“王医生,您快给我爷爷看看,他这一段时间总是咳嗽,咳得可厉害了。”“坐!”王志轻轻一笑,让老人坐下,开始给老人把脉。约莫一分钟后,王志放开老人的手腕轻声道:“老人家应该有多年的咳嗽,咯痰史,症状多在冬季加重,热切伴有气短,胸闷,应该是肺脾肾气阴两虚,西医又名阻塞性肺气肿,当以补肺键脾滋肾为主,益气养阴。”说道这里,王志转过头去看着钱森虎道:“此症应如何用药啊。”钱森虎听到王志问自己,思索一番急忙道:“可用分太子森三钱,麦冬六钱,五味子两钱,熟地三钱,山萸肉三钱,山药三钱,丹皮三钱,茯苓六钱,煎熬服用。”“恩,不错,可以再加上泽泻两钱,丹参六钱,去开药方”王志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好的师傅。”钱森虎迅速的写着药方,一边思索着王志加的两味药。王志接过钱森虎递过来的药方看了一眼对青年说道:“你爷爷这种病是慢性病,一定要注意按时用药,让老人家多锻炼锻炼,少干些体力活,同时避免受凉感冒。”送老人出去后,王志开始接待下一位病人。这位病人是一位麻疹患者,王志一边检查一边对钱森虎解说:“此病分为三期,第一期为潜伏期,时间六到十日不等。第二期为前驱期,一般为三到四个月,最显着的症状为发热...第三期为出疹期,大约两到五日,一般发热的第四天开始,皮疹子耳后发际开始,减至前额与颊部,然后自上而下急速蔓延,最后到达四肢,手足心及鼻尖见疹为出齐...这种病症可用中医顺症治疗,第一步辛凉透表,清宣肺卫,可用金银花,连翘,葛根各两钱半,荆芥,防风,升麻,木通,竹叶,前胡,各两钱煎熬服用,第二部清热解毒,佐以透疹,可用西河柳,蝉翼,葛根...第三步为疹回期治疗,病理为益气养阴,清解余邪,可用......”王志说完看着钱森虎道:“这种病可还有逆症治疗法你可知道?”钱森虎挠了挠包头,有些尴尬,虽然他已经毕业一年多了,但是治疗经验几乎没多少,这一段时间还是向王志请教了不少东西,才能治疗一些简单的伤寒风湿之类的,这种病说实话,要是用西医,钱森虎都是知道一点,可是说到用中医却是有些难了。不理会钱森虎,王志给病人开了病历,安排病人先住院,这种病虽然简单但是要是治疗不及时或者有所忽视可是会引起一些并发症的,所以住院却是最为稳妥的。送走病人,王志笑呵呵的看着钱森虎道:“各种病症都有着病因,这种病说到底也就是就是邪寒入侵,属于伤寒的一类。医书有云:“阳虚则生外寒,阴虚则生内热,阳盛则生外热,诸阳之气,均承受于上焦,以温煦皮肤分肉之间,现寒气侵袭于外,使上焦不能宣通,阳气不能充分外达以温煦皮肤分肉,如此则寒气独留于肌表,因而发生恶寒湿疹等症。黄帝内经有说,阴阳是宇宙间的一般规律,是一切事物的纲纪,万物变化的起源,生长毁灭的根本,有很大道理在乎其中。凡医治疾病,必须求得病情变化的根本,而道理也不外乎阴阳二字。拿自然界变化来比喻,清阳之气聚于上,而成为天,浊阴之气积于下,而成为地。阴是比较静止的,阳是比较躁动的;阳主生成,阴主成长;阳主肃杀,阴主收藏。阳能化生力量,阴能构成形体。寒到极点会生热,热到极点会生寒;寒气能产生浊阴,热气能产生清阳;清阳之气居下而不升,就会发生泄泻之病。浊阴之气居上而不降,就会发生胀满之病。这就是阴阳的正常和反常变化,因此疾病也就有逆证和顺证的分别。治疗时自然要以病因来诊治,我已经说了顺症治疗法,你也应该推出逆症法了才对。”“这个师傅,因该是清热解毒,宣肺开闭,清热解毒,利咽开闭,平肝熄风,清营解毒,是不是。”钱森虎原本就不笨,经王志一点顿时领悟道。“嗯,这还不错,顺症逆症无论哪一种病因都是一样的,要记住,中医之道也是千变万化不离其中,任你药方随便变化,治疗随便变化,都是围绕着病因来的。”王志细细的解说了一番,再次请进了下一位病人。这一次的坐诊,王志对于每一位病人都给钱森虎进行了讲解,从辨脉观色讲到病理推断,最后再是辨证施治,钱森虎听的是舒服了,不过外面的病人可是有些疑惑了,很多人都是听说王医生治病速快,效果好,可是这一次怎么有些慢了。这些人虽然有些疑惑,但是却是没有人抱怨,毕竟王医生能够仔细的慢慢诊治,那自然是更好了。王志在里面诊治,一直道快要下班了还是有着十几位病人等着,这个时候王志自然是放快了速,没办法,病人来一次都不容易,要是今天轮不到,那可就得明天再来一趟了。总算还好,王志刻意的加快速,终于是在下班前将所有的病人都看完了,和钱森虎两人走出坐诊室,王志轻声问道:“今天都有些什么收获。”“这个,”钱森虎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收获还是有的,只不过说不出来。”“这就对了?”王志满意的笑道:“真正的收获和领悟是自己有自己才会懂得,说不出来也正常,你只要记住,中医之道重在修心,心静则领悟深,心乱则领悟浅。”“知道了,师傅。”钱森虎点点了头,有些疑惑的问道:“师傅,不是都说中医有君臣辅佐之道,这个是怎么说的啊?”“呵呵,”王志轻轻一笑道:“人体的各个器官就好像一个朝廷一样,心,主宰全身,是君主之官,人的精神意识思维活动都由此而出。肺,是相傅之官,犹如相傅辅佐着君主,因主一身之气而调节全身的活动。肝,主怒,像将军一样的勇武,称为将军之官,谋略由此而出。膻中,维护着心而接受其命令,是臣使之官,心志的喜乐,靠它传布出来。脾和胃司饮食的受纳和布化,是仓廪之官,无味的阴阳靠它们的作用而得以消化、吸收和运输。大肠是传导之官,它能传送食物的糟粕,使其变化为粪便排除体外。小肠是受盛之官,它承受胃中下行的食物而进一步分化清浊。肾,是作强之官,它能够使人发挥强力而产生各种伎巧。三焦,是决渎之官,它能够通行水道。膀胱是州都之官,蓄藏津液,通过气化作用,方能排除尿液。。”王志顿了顿接着说道:“这写器官在这个自己组成的小朝廷,每一个都是有着相应的功能和作用,在治疗时自然是要区分对待的...”钱森虎在一边听着王志侃侃而谈,心中用心的记着,王志说的这些东西虽然都是基础,但是却也是意义很大。王志看着钱森虎满脸认真的表情也是心中满意,钱森虎虽然为人圆滑,但是还好心性不错,对中医也很感兴趣,要不然即便是王志有心,钱森虎也很难有大成就。

陈李济陈皮秋梨膏精选道地莱阳梨,脆甜汁多,富含儿茶酸。十年陈皮配伍,滋养典方,润养身心。二十斤莱阳梨熬一斤膏,滴滴珍贵。梨香甘润,滋润滋养。是秋天润燥佳品。点击阅读原文快来购买体验吧。

点个在看,给你消暑降降温

标签:也是 可是
5本好看不火的仙侠小说,读起来别有一番韵味,不要错过了
亚博娱乐777

已有条评论,欢迎点评!